在乔丹纪录片《最后之舞》播出后,人们对于乔丹有了更丰富立体的认识

在乔丹纪录片《最后之舞》播出后,人们对于乔丹有了更丰富立体的认识

在乔丹纪录片《最后之舞》播出后,人们对于乔丹有了更丰富立体的认识。当我们再次评价乔丹时,除了历史最佳、篮球之神,可能还会有球霸、暴君这样的词汇。

在公牛时期,乔丹经常对队友说一些非常刻薄的垃圾话,他想通过这种方式激励鞭策队友。当时乔丹的统治力摆在那,他的这些垃圾话,确实会成为推动队友前进的动力,公牛之所以能够完成2次3连冠,与他们一直保持的这种饥饿感有很大关系。

换言之乔丹公牛时期的霸凌篮球,与他在当时所展现出的统治力是相得益彰的,也是对球队有益处的。如果乔丹在1998年总决赛G6投中那记经典绝杀后,真的能就此飘然离去,那么关于他的一切,都将成为完美无瑕的传奇和神话。

然而,不甘寂寞的乔丹选择了在奇才复出,亲手书写了他生涯最大的败笔,他之前的“暴君”形象,开始被媒体质疑。

彼时的乔丹已经38岁,他已经不是那个无所不能的篮球之神,可他延续了之前一贯的行事作风,我行我素,换来的就是另外一番结果了,队友们并不享受与他一起打球,甚至对乔丹产生了憎恶情绪。

乔丹奇才时期队友斯塔克豪斯曾在节目中透露:自己视乔丹为偶像,但并不享受和他共度的赛季。前奇才记者Chris Boussard也表示,乔丹在奇才效力时被队友们讨厌。

近日,乔丹另一位奇才队友理查德-汉密尔顿,也节目中透露了乔丹心胸狭隘,嫉贤妒能的一面。汉密尔顿分享了2个故事,第一个故事讲的是乔丹在训练中被2年级菜鸟普罗菲特击败,然后被喷了句垃圾话,怀恨在心的乔丹,在休赛期的时候,直接将普罗菲特交易了。

第二个故事则是关于汉密尔顿自己的,乔丹阻断了他的单场50分。汉密尔顿回忆道:“那场我们主场打尼克斯,在上半场对位休斯顿我得到30分左右。我正在高兴,终于能复仇休斯顿了,以前一直是他虐我。但中场休息时乔丹跟我说‘小弟你上半场打得不错,但哥哥我会在下半场接管,有我在你就不要担心。’”

“结果下半场我只出手了2次,我觉得这是痛扁休斯顿的最好机会,但乔丹说‘不要急,以后还长。’我一直记着这个片段,因为我本能拿到50分。”

汉密尔顿的回忆有所偏差,事实上他在上半场15投11中得到了27分,下半场效率下降9投3中得到7分,而乔丹下半场其实也只出手了9次得到10分。最终,奇才96-80大胜尼克斯。

汉密尔顿虽然一些细节描述的并不准确,但是意在表达,乔丹在奇才当时的球风,他仍然以自我为中心,容不得别人挑战威胁自己的位置。这一定程度上伤害了队友,也伤害了奇才队,他们原本是有机会打进季后赛的。